07--邹族

2019-01-19 13:55:22 2102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07--邹族

族群简介

邹族 (中文精华版简介)


  邹族居住在臺湾中部中高海拔的阿里山山区,祭典有丰收谢神的小米收穫祭典(homeyaya)与彰显彪炳战功的凯旋祭(mayasvi)。目前人口约有6,663人(至2018年12月)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美丽的家园

  邹族(Tsou)居住于臺湾中部的玉山西南方,以嘉义县阿里山乡为中心,部分在南投县信义乡久美村,往南则因迁徙而到达高雄市那玛夏区。邹族的名称是以自称Tsou 为族名,语词的意思是人。在邹族的传说中,大神哈默用枫叶创造邹族人跟玛雅人,再用茄苳的叶子创造平地人,并从玉山逐渐迁徙到现居地。邹族分布在嘉义县阿里山山区曾文溪流域、浊水溪流域的上游;有嘉义县阿里山乡达邦、特富野,与南投县信义乡久美的鲁夫都群三大社。


  邹族在相关历史资料中,早在十七世纪荷兰人的纪录裡,就已经有达邦、特富野部落的存在。十八世纪之后,邹族与清朝之间互动逐渐密切,除了象徵性的进贡租税给清朝外,也将土地租给汉人拓垦耕佃,并在林爽文事件中协助清朝防御山区治安。当时,具有山产物资交易权利的通事吴凤,因过度剥削交换利益而遭出草,被在清朝之后的日本政府放大渲染,成为政策宣传的工具。


  日本殖民统治时期,邹族人与日本政府之间和睦相处,有两个可能原因,其一为日本人初次到阿里山时,是获得部落认可后才进入部落;其次是邹族人认为日本人是洪水传说过后,与邹族人分散的兄弟族群玛雅族(Maya),因而以接纳、交流的态度面对。日据时代,邹族部落领袖接受语文、医疗、农业等各方面的教育,并无与日本政府对立与反抗事件发生。


  中华民国政府初期,邹族因为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时期的政治牵连,折损部落的菁英分子。民国70年代(1980 年代)之后,邹族积极投入社会运动,为原住民族争取权利,像是拆除吴凤铜像的反污名化运动,以及驳斥政府、社会对吴凤神话的渲染与误解。此外,早期民族分类上划归邹族的卡那卡那富、拉阿鲁哇族,过去因为相对于北边的邹族而被称为南邹族,两族人因为具有独立民族意识,经争取后也在中华民国103 年(2014)成为卡那卡那富族与拉阿鲁哇族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生活图像

1. 产业与饮食

  邹族传统经济生活有农耕、狩猎、渔捞与採集;农作物以小米、旱稻、地瓜、芋头为主,蛋白质来源则是由狩猎所获得的山猪、水鹿、山羊等肉品,加上鸟类、鱼类肉品进行补充。近代由于观光产业的发展,使部落服务业也成为新的产业,像是经营达娜伊谷生态保育公园、观光山庄民宿等。农作产业则受市场经济影响,也开始种植山葵、高山茶、爱玉子、水蜜桃等作物。

  邹族的竹筒饭相当有名,作法是将泡过水的糯米放入年生的桂竹竹节内,然后用火烤熟。一年生桂竹竹筒内的水分,可以让米不容易烤焦,而且还可以有桂竹香气。过去猎人上山打猎时,会随身携带数十个竹筒,方便在森林中用餐。


2. 服饰

  邹族男女传统服饰 男子皮帽上的数根羽毛彰显勇敢英武 传统服装的使用材料,男性使用的材料以皮革为主,女性使用棉布、丝或绸缎布为主,颜色上常用红、白、黑、蓝等色,尤其是在男子盛装时多穿着红色。男子服装有兽皮帽、胸衣、长袖上衣、兽皮背心、兽皮后敞裤、兽皮鞋等;帽饰具有重要意义,戴上兽皮帽代表成年,能够承担部落与家庭责任,盛装时插上鹰、蓝腹闲鸟、帝雉、鹫羽毛数根,彰显勇敢英武。女子服装有黑色头巾、胸兜、长袖短上衣、长裙、护脚布。邹族人按照年龄、身份穿着不同服装,像是头目或征帅等具有勇士资格者,帽子前缘可以附加红色纹饰带,并用珠玉和贝壳片装饰。捕获过山猪的人,除了铜製手环与臂饰外,还可以穿戴山猪牙对圈的臂饰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3. 艺术

  揉皮邹族在皮革揉製技术上相当纯熟,经常利用狩猎获得的兽皮来製作皮革衣物。揉皮前主要有剥皮、张皮、晒烘乾、去毛等动作,最后才是揉皮程序。剥皮是把兽皮从动物身上取下,并儘量让皮革保持完整。张皮以竹、木棒将兽皮撑开,如此一来容易晒乾,製衣时不会有皱褶;同时还需要将皮上的脂肪刮除,以免兽皮腐烂。张皮后以日光曝晒或以火烤乾,防止兽皮腐坏。最后的揉皮由两人一组,利用房子的横樑或是树干,以相反方向反复揉拉,或是将皮放在臼中以杵捣之,让皮革柔软。


4. 建筑

  邹族传统建筑以木、竹、茅草为主要建材,构筑会所、家屋、棚圈三类建物。目前的家屋已多为钢筋水泥或钢构所建造,但会所仍以传统建筑方式存在。 kuba 是邹族政治、教育及文化传递的中心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◎ 会所(kuba)邹族的会所称为库巴,是高架的干栏式建筑,为男性学习文化知识与狩猎、战斗训练的地方。会所的建筑材料以桦木、杉木为主要柱子,再用杉木板及竹材铺设为地板,用茅草复盖屋顶。邹族人会在会所旁及会所屋顶种植木檞兰,是天神认得族人的标誌。


◎ 家屋(emo)邹族的家屋以竹子跟茅草为建材,形式上有长方形、椭圆形两种,家屋以中央火塘为中心,上方有棚架,可储存物品与放置兽皮。家屋空间象徵两性,有两个出入口,面东之门定义为男子出入口;面西之门界定为后门,是女子出入口。家屋前方庭院有放置薪柴、兽骨的专属空间,也是晒穀、祭祀的地方,属于男性的空间;后院多为鸡、猪舍,是女性的生活空间。


◎ 禁忌之屋(祭屋,emo no pesia)邹族的禁忌之屋,早期位于家屋内左侧,屋内设有火塘,专门煮食祭祀用的食品。屋中最重要的就是圣粟仓,是小米女神的临时住所,禁止煮食鱼类。另外,禁忌之屋是小米收穫祭的进行场所,也是巫师替族人治病的地方,并且是每家的精神象徵。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之后,禁忌之屋改迁至家屋之外,外型也比传统形制小;因为建筑位置移到屋外,部分家庭氏族的禁忌之屋,也成为军神祭祀之处,并放置武器架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祖先的规范

1. 亲族组织

  邹族传统上由数个父系家庭组成亚氏族(或称世系群),具有共同的姓氏、共同耕作、共有河流渔区、共同进行小米祭仪,并且在大社中共同拥有家屋。家屋中有代表亚氏族的象徵性圣物:祭粟食与兽骨架。亚氏族是邹族亲属关係中最基本单位,最主要私财产包括房屋(本家、分家、工作小屋、仓库、畜舍)等都属于亚氏族所共有,耕地与渔场实际上也属于亚氏族。血缘相近的亚氏族则合为一个氏族,以最早确立的本支为本家,并以之为名。同一氏族的族人共有耕地与猎场,再分配给亚氏族。氏族是一个外婚单位,也就是同氏族族人不准通婚。


2. 家族与婚姻

  邹族为父系家族,子女皆从父居,与父系亲族一同生活。婚姻方面,邹族主要行嫁娶制,婚姻主权在家长。邹族传统文化中盛行「服役婚」,就是婚后男方要到女方家中义务帮忙一段时间,服役时间长短不一,有人只需一星期,有人则长达数年,目前这个风俗已不存在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3. 大社、小社(hosa、denohiu)

  邹族是一个以大社认同为观念的社会,由一个主要大社为中心,周围由几个分支的小社所分布围绕,共同组成一个「大社」的观念。大社是最早形成的聚居单位,因耕作关係逐渐在附近形成小社,但在政治、宗教、经济等各方面仍以大社为核心。大社的政治中心为男子集会所「库巴」,由部落首长家族管理。


4. 会所(kuba)

  邹族的大社,最重要的象徵就是男子会所,是部落内宗教、政治与经济活动的中心。会所主要的用途有男子教育、部落会议、征战集结、祭典训练、狩猎社交等,是传承教育、协商集结的场所,也是处理公众事务的地方。会所不只是部落的象徵,也与年度中的战祭仪式紧密结合,是邹族重要的文化象徵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  风俗民情邹族信仰中,最高的神明是管理天地的哈默(Hamo)大神,也有粟神、稻神、土地神、军神、天花神等各种不同领域的神(hitsu)。生活与超自然力量和谐存在时,凡事顺利、农产丰收,因此族人藉由巫师跟超自然力量沟通,化解生活与超自然力之间的冲突。民国50 年代(1960 年代),邹族普遍接受西方宗教,作物也由小米转为稻米,传统祭典也曾经式微;近年传统祭典重新受到重视,并且成为凝聚族人的重要活动。

  邹族年间的祭典与小米的种植及收穫有关,每年收穫后会举行小米收穫祭(homeyaya)。另外特富野与达邦两个大社会在年中举行凯旋祭(mayasvi,又称战祭),具有弔念过去历史、祈求未来征战顺利与团结族人的意涵。


1. 小米收穫祭(homeyaya)

  〈小米收穫祭〉祭仪舞蹈表演 小米收穫祭典在每年小米收割结束后进行,主要感谢小米神照顾农作物,并凝聚各家族间向心力。在每年小米即将收割的时候,各氏族长老会决定收成时间,并开始准备祭仪工作,像是酿酒、製作糯米糕、整理家族祭屋等,并以桩草/小舌菊防御恶灵入侵。祭典当天,各氏族长老及族人们以酒、肉、糯米糕等祭祀神灵,感谢农作丰收,并为家人祈福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2. 凯旋祭(mayasvi,又称为战祭、团结祭)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  凯旋祭祭典仪式活动 凯旋祭是邹族的部落祭典,特富野社于每年春季的1 ∼ 3 月间举行,达邦社则于秋季的8 ∼ 10 月间办理。凯旋祭是祭拜天神跟军(战)神、司命神、被猎人头之灵的祭典,目的在于纪念过去的战争,也祈祷未来征战胜利,并拔除厄运与疾病。战祭由各家族代表聚集于会所内,完成迎接天神与祭祀各神明后,绕行各家族世系群的禁忌之屋。邹族人相信举行战祭时,天神与战神会藉会所旁的赤榕树降临,因此参与祭典的成员会在树前围成一圈,吟唱迎神曲。
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