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--排湾族

2019-01-19 13:47:37 2137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03--排湾族

族群简介

排湾族 (中文精华版简介)


  排湾族文化中以家名、家族的观念与严谨的阶级体系,贯穿社会中政治、婚姻、宗教与艺术各层面。排湾族人在小米收成后举行「小米收穫祭」。另外,布曹尔群每五年办理「五年祭」,迎请来探视子孙的祖灵,又称为「人神盟约祭」。现今人口约101,400 人(至2018年12 月)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美丽的家园

  排湾族(Paiwan)的分布,北以大武山、南到恆春半岛、西到枋寮、东到太麻里及臺东市新园里的范围,属于中央山脉南段大武山两侧,包含屏东、臺东两县为范围。排湾族(Paiwan)内按照血缘风俗与族群自我分类,可分为拉瓦尔(Ravar)跟布曹尔(Vuculj)两大群系。

  拉瓦尔群以三地门乡的达瓦兰社群为核心,以「达瓦兰」为部落起源,社会文化上有百合花的配戴风俗,以及长男继承的社会制度;在凋刻与陶壶艺术方面表现相当出色。布曹尔群系主要分布在屏东县玛家、泰武、春日、狮子、牡丹乡及臺东县达仁、大武、金峰、太麻里等乡,还有臺东市的新围里等地区。

  以南北大武山两侧的老聚落:Padain(高燕)、Payuan(筏湾)、Puljti(佳兴)、Kuljaljau(古楼)、Tjalja’avus(来义)为祖居地,文化中有五年祭活动以及男女平权、长嗣继承的制度。排湾族在荷兰、清领时代,与外界有接触与贸易交流的经验,但仍然保留丰富、完整的民族文化与风俗。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之后,因为农业开发、货币流通、日语使用、行政官员的理蕃制度,从不同层面挑战了排湾族的传统文化观念。中华民国政府之后,西方宗教的传入使信仰基督宗教的族人增加,每个部落都可以看到教会或教堂的存在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生活图像

1. 饮食

  排湾族早期以农业耕作与野外狩猎採集为主要经济活动。农业生产以小米、旱稻、地瓜与芋头为主,农作物是主要的日常食物;狩猎所得之肉类则提供肉类蛋白质。芋头可水煮,亦可做成芋头糕或烘烤成芋头乾、芋头粉以方便保存及携带。槟榔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提神果实,也是社交、祭祀、婚嫁时的重要仪式物品。排湾族人庆典或婚嫁时会製作qavai(小米糕)、cinavu(意思为用叶子包裹食物)等食物。cinavu 常以中文拼写母语发音为「祈那福」,是以植物假酸浆叶包裹小米(或糯米、芋头乾粉),并以肉块为馅,是代表民族食物的其中之一。


2. 服饰

  排湾族服装早期以树皮纤维或兽皮製成衣服,布匹製作后来改成以麻、棉或毛线织成方布,再缝接成衣服。排湾族贵族女子有较多时间织布,加上各种专属的纹路图腾,服装显的特别精緻华丽。排湾族男子服装为对襟圆领长袖短上衣、短裙,外部斜披长方形披肩。更隆重的典礼时,会戴上礼帽、长背心、下身加穿后敞裤,并配上肩带与礼刀。女性服饰上身穿着右襟圆领长袖连身长衣,下身着单片式长裙,小腿上绑护脚布,另外头部绑有头巾、精緻头环或额带。

  排湾族男女传统服饰 排湾族的头目与贵族有花纹图案特权,可以使用人头、人像或百步蛇的图腾来表现自己的尊贵地位。头目与贵族特殊的地位除了表现在服装上外,也刺纹手臂、手腕等地方以装饰身体,平民则在有一定成就或荣耀时,亦能取得纹身或纹手的殊荣。服装配饰品方面以琉璃珠最为贵重,它是传统服装中的重要饰品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
3. 艺术

  排湾族人的物质工艺文化,除了俗称「排湾族三宝」的古陶壶、琉璃珠与青铜刀,还有男子的凋刻艺术与女子的织布技艺。

  凋刻排湾族贵族男子重视工艺创作,主要表现在木凋与石凋作品上面。部分排湾族人相信百步蛇是头目的祖先,在纹饰图腾上面常见百步蛇纹与双头蛇纹;除了出现在家屋的樑柱之外,也会出现在双连杯、杵臼、酒壶、刀鞘等器物上。 排湾族凋刻艺术品


  排湾族三宝:古陶壶、琉璃珠、青铜刀排湾族的文化传说中,古陶壶是祖先诞生的来源,具有创生的意义。各式陶壶有不同的名称与意义,按照纹路分为公壶、母壶或阴阳壶。公壶图腾以百步蛇纹为多,象徵男性;母壶则多以乳突、铃铛装饰,象徵女性;阴阳壶则同时以上述纹饰代表男女两性。珍贵罕见的陶壶由贵族、头目所拥有,并彰显所有者的社会地位,也是贵族结婚时重要的聘礼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  古陶壶(李瑞和提供) 「琉璃珠」传说是排湾族祖先捕捉蜻蜓后,用蜻蜓美丽的大眼睛所製成,是神送给排湾人的礼物。相传数千年前,先祖到达臺湾时,就带着最古老的琉璃珠而来;数百年前,祖先又藉由贸易交换而获得新的琉璃珠;近年来族人也开始自行製作琉璃珠。琉璃珠因色彩、纹样与所承载的神话传说,有一套属于琉璃珠的文化观念,每颗重要的珠子都有名字,像是「高贵漂亮之珠」代表最高级贵重的珠子;「云豹之珠」(现又称孔雀之珠)与爱情神话传说有关,也成为头目贵族联姻时重要的聘礼;「太阳的眼泪」则是远古时期太阳离开地面时,所流下的眼泪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  这些名称与故事,都添增了琉璃珠的生命力,让琉璃珠不但成为贵族们收藏的珍宝,更是传家与聘礼中的珍贵物品,在排湾文化中地位崇高。 排湾族传统社会阶级中,贵族才能拥有琉璃珠 象徵权威与力量的青铜刀 青铜刀对于排湾族人来说,象徵权威及力量。刀的功能使用分为工作刀与礼刀,礼刀由阶级分为平民、勇士与贵族刀三种,三种都有凋刻与装饰,也是结婚时男方送给女方的重要聘礼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
4. 建筑

  排湾族家屋以石板为材料,部分地区使用木材、竹与茅草或土坯为建筑材料。典型的排湾族家屋,基地为梯型平臺,房屋的地面、屋顶与牆面使用板岩,石板屋的聚落主要分布在屏东三地门、玛家、泰武、来义、春日等地。一般平民家屋分为家屋内部与前庭两部分,家屋内部空间为横向长形,室内靠牆处有卧床,灶设在走进门侧牆边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 

  排湾族─石板屋 贵族家屋在前庭空间上特别宽敞舒适,也有植栽与座椅方便聚会与乘凉,多半设有高约一公尺半、设有立石柱的神圣平臺;贵族家屋正门前横楣有凋刻装饰,屋内的中柱与床柱则有祖先凋像神柱;住屋内前面设有床臺,后方则有专门放置陶罐之处。 泰武头目家屋的石板立柱 排湾族布曹尔群的祖灵屋也是重要的建筑物,是创建部落的头目家祖先家屋,后来因老旧而成为专门祭祀祖先的场所。祖灵屋内有人像凋刻与百步蛇主柱,其上悬挂着各类兽骨与仪式用具。目前,祖灵屋是族人祭拜祖先、举行各项仪式的地方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
祖先的规范

1. 家庭与婚姻排湾族的布曹尔亚群婚姻制度被称为长嗣继承制度,也就是由家中出生序位第一的小孩来继承家庭,因为不分男女而又称为双系制度。当婚姻缔结时非长嗣的一方入住长嗣家庭;若是双方都不是长嗣,则双方离开原生家庭建立新家;若是双方皆为长嗣时,男女双方都不离开自己的出生家庭,而往来两家间处理事务,子女则继承两个家族财产与事务。排湾族的婚姻关係也是界定社会地位的条件之一,平民若是与贵族或头目通婚,因为成为贵族近亲的关係,自己身分的尊贵性也会提升,同时子女的阶级也会因通婚而改变,Ravav 拉瓦尔则为长男继嗣。


2. 部落与头目排湾族的头目,由本家直系长嗣世袭产生。社会地位、财产与被赋予的权利具优越性,拥有部落的土地、河流与猎场。头目领导部落中的贵族、巫师、士族与庶民家族,照顾部落全体人民;部落人民也将平日工作所得,部分纳贡奉献给头目。


3. 阶级社会排湾族分为头目、贵族、巫师与祭司、士族、庶民五个阶级,每个阶级所能享受的权利不同。头目与贵族社会地位较高,身体不但可刺人头纹、百步蛇纹路外,也拥有较多土地资源,可向族人徵收土地、山林税等。头目与贵族的家屋不但比较宽敞,也可进行凋刻装饰。士族阶级介于贵族与庶民之间,比起平民有部分特殊权利,像是免税及使用部分人名等。庶民则藉由个人成就表现,获得头目与部落青睐。


风俗民情

  排湾族人的宗教信仰,以tsemas 观念最重要,tsemas 包含各种超自然存在的神与灵,像是自然界的山神、河流神,祖神、祖灵与鬼魂等,并存在于i pidi(神界)、i tjari vavau(上界)、i katsauan(人界)、i tjemakaziang(中界)、i makarizeng(冥界)、i tjarhi teku(下界)等几个不同领域。

  各界的tsemas 也蕴含道德上的善、恶之分,善神(灵)可保护每个人平安,也带来幸福、财富与好运;恶神(灵)则危害人类,为人带来灾祸与不幸。 tsemas 中与人最为亲密的泛称为vuvu(祖先),祖先是活在死后世界的亲人,因此日常生活中聚会喝酒前,族人会以右手食指沾酒弹向家屋内或家屋前的地上,献给祖先享用。每个传统家屋内,也都设有献祭祖先的祭坛。排湾族人为了与tsemas 中的善神(灵)、恶神(灵)以及祖先沟通,生活中有专业的巫师(malata)、祭司(palakalai),来协助举行各项仪式,或者跟神明与灵魂沟通。

  排湾族的传统宗教信仰与观念,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开始遭政府约束与干扰,民国50 年代(1960 年代),基督教、天主教传入部落,使现在各部落间都能看到西方式的教堂建筑,并且与传统宗教信仰同时并存。近年,排湾部落的教堂中,耶稣圣像、玛丽亚圣像与十字架上,也能看到排湾风格的凋刻与纹饰,呈现出传统文化与现代信仰之间的对话。排湾族岁时祭仪中以小米收穫祭最为重要,另外则是布曹尔群每五年为周期举行一次的盛大祭典。祭仪中有祭司和巫师掌理各项仪式,祭司主持仪式,巫师则能和神灵与祖先直接沟通,是祭典仪式中的核心人物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
1. 小米收穫祭,小米从开垦、播种、除草到收穫每一阶段都有祭仪,在农事活动完成时,办理的祭仪称为masalut(感恩收穫祭)。masalut 具有跨越、超过、过年的意思,在以农业生产为主的部落生活中具有「时间」指标的意义。收穫祭的第一天,将小米收进穀仓,接着进行祈福,并选择来年播种用的种子。第二天头目召集巫师、祭司到各家探访收成并进行祈福,一部分收成会由头目带走,在祖灵屋献给祖灵;另一部分收成则在巫师进行祭祀后,由各家户将新粟入仓。


2. 五年祭五年祭是排湾族布曹尔群所属各部落中,祭仪规模最盛大、象徵内涵最丰富的祭典。布曹尔群族人相信在大武山上面的祖灵,每五年会到各部落探访子孙,所以每五年会举行一次祭祀仪式。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五年祭因过于盛大而受到政府干涉,一部分部落因而停止举行。目前举行五年祭的部落有屏东来义乡的古楼、文乐、望嘉、南和村的白鹭部落及高见部落,屏东春日乡力里、七佳、归崇部落,以及臺东达仁乡土坂部落。


五年祭的仪式过程可分为前祭、正祭与祭后三个阶段(以古楼为例):

  前祭前祭的工作都是在为主祭日当天做准备,包含部落空间的神圣化、清理祖灵之路、搭建刺球架、製作刺球杆、祭仪福球等工作,并且准备祭典期间所需要的酒、年糕等祭品与食物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
正祭

● 迎灵娱灵与刺球迎灵祭祀时,由灵媒与祭司带领呼喊祖灵名号神界名称,以小米糕、猪肉、猪骨、小米酒等祭拜祖灵,同时用歌舞「娱灵」。接着由祭司主持,举行正式刺球祭仪。祭司要抛出球之前,会进行简单的祭祀,赋予每颗球不同的含意,像是丰收、健康、幸福等等意义,是祭典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仪式活动。

● 送恶灵祭典第二天各家屋进行娱灵祭祀,设宴招待亲友。午后,由灵媒在祖灵屋举行送恶灵仪式,各家屋皆备妥祭品给恶灵。仪式完成后,再由祭司引导送恶灵勇士们快步离开部落。

● 歌舞酒宴第三天、第四天为歌舞欢宴,祖灵与亲友相聚的日子。

● 最后一球(kadjuq)刺球祭第五天中午在祖灵屋欢送善祖灵,由巫师念咒祭拜善神,族人以祭品和歌舞欢送祖灵,多由男性族人拿着祭品送祖灵至部落象徵灵界之处。送善祖灵完成后,族人回到刺球祭场,举行神圣的最后一球刺球祭仪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  后祭第六、七天以狩猎祭和解除禁忌祭仪两项习俗办理完成,五年祭始告终了。次年,再度举行送祖灵祭,俗称六年祭。祭祀过程如同正祭,只是不举行刺球仪式。
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