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--噶玛兰族

2019-01-19 14:01:34 2119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11--噶玛兰族

族群简介

噶玛兰族 (中文精华版简介)


  世居宜兰千百年的噶玛兰族拥有兰阳平原土地的主权,自由自在的群居靠近河流与海边的土地上,噶玛兰族人滨海而居,早期住屋为高架的干栏建筑,具有古东南亚文化的特徵。噶玛兰族人透过航海进行交换贸易,十九世纪末期受「加礼宛战役」影响,族人隐匿于阿美部落超过一世纪。目前人口约1,481人(至2018年12月)。噶玛兰族族人近年发起民族正名运动,于中华民国91 年(2002)公告认定为臺湾原住民族之一,称为噶玛兰族。工艺方面,噶玛兰族目前仍保有编织香蕉丝的技术,非常具有特色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美丽的家园

  噶玛兰族(Kavalan)自称为kavalan,意思是平原的人类,自认有别于居住山林地区的泰雅族。传说噶玛兰族人最早由南方岛屿,途经地名为Sanasai的地方后迁入臺湾,落脚于兰阳平原,十九世纪初开始迁居到花莲臺东海岸。噶玛兰族原来在兰阳平原共有30 多个部落,十八世纪末汉人开始进入兰阳平原;十九世纪清朝设立行政区「噶玛兰厅」,并以「加留馀埔」制度保障部落土地。不过,社会与生态环境的改变,仍让不少噶玛兰族人从兰阳平原,乘船南渡到达花莲平原落脚,形成以加礼宛社为核心的大、小六个部落。清朝因执行开山抚番政策,势力进逼花莲平原,侵扰噶玛兰族人生活。


  光绪4 年(1878)噶玛兰族人与撒奇莱雅族人联合,武力反抗清国势力。「加礼宛战役」后,噶玛兰族与撒奇莱雅族势力锐减,部分族人流散至东海岸,或隐居于阿美族部落内。噶玛兰族目前以宜兰县壮围乡奇立板、猫里雾罕、五结乡加礼宛、流流、利泽简等社,花莲县新城嘉里村加礼宛、丰滨新社村新社、丰滨村立德,臺东县长滨乡三间村的三间厝、樟原村、大峰峰(又称大尖石)为主要分布地。噶玛兰族人从民国70 年代(1980 年代)开始,就向社会表达希望政府能够尊重噶玛兰族人存在的主体性,尔后于民国91 年(2002)列为政府公告的原住民族之一。


生活图像

1. 产业与饮食

  噶玛兰族以农作、渔猎为主要的经济生活,传统作物以地瓜、芋头、水稻、陆稻为主。农业生产之外,也搭配採集海菜、贝类等海中食材。狩猎为男性的活动,在每年10 月至隔年3 月之间进行。狩猎者在狩猎进行前,会先用槟榔、香菸、酒与动物内脏进行祭祀,祈求山神保佑丰收,主要猎物为果子狸、水鹿与山猪等。每年春天莿桐树长出新叶时,族人就开始整修渔船、渔具,等待莿桐花开的4 至9 月之间捕捉飞鱼。


2. 贸易交换

  噶玛兰人善于航海与贸易,十九世纪以前,住在兰阳平原的噶玛兰族人,会将生产的米粮利用舟船运输,往北到基隆、臺北交换物资,或往南到花莲平原交换黄金,或在海上与外国商船交换布、铁锅与装饰品等。这些贸易交换的痕迹,都在史前考古文物中可以看的到。


3. 服饰

  噶玛兰族男女传统服饰 独特的香蕉丝方布技术 十九世纪末期,马偕传教士进入兰阳平原传教时,蒐集了一些噶玛兰族传统服装,有麻棉毛製造的织花长衣、缀珠垂铃腰裙、头饰等,是结婚时新娘穿戴的服饰。十九世纪的结婚服饰,以挑织的红、蓝、黄三色菱形、米字、曲折形与八瓣花叶形纹路为主。目前常见的传统服装形式,上半部是方衣系统,用两幅布缝合而成,下半身则以一块布料裹身,以黑色、白色为主,年长者则为全黑打扮。噶玛兰族还有製作香蕉丝方布的技术,香蕉丝适合男性于热天时穿着,也可以製作背袋、槟榔袋等配件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4. 建筑

  噶玛兰族传统家屋 噶玛兰族早期的住屋建筑属于半开放空间的高架建筑,称为干栏式建筑,可隔绝蛇、鼠、瘴气等影响生活的环境。干栏式的高架屋建筑,广泛出现在南岛民族分布的建筑中,具有东南亚古文化的建筑特色;其主要出现在阿美族、邹族、卑南族的公共会所与穀仓建筑中,只有在噶玛兰族与凯达格兰族(平埔族),住屋建筑採用干栏式建筑。噶玛兰族部落生活的环境属于近河川的小型集村,外围常种有竹林围住部落,作为空间区别与防风、防御之用,宜兰的五结流流社、加礼宛社,今日还能看到这样的部落风情。另外,于宜兰旧部落所见的大叶山榄,近年移植至花东的新部落,作为纪念故乡的象徵标誌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5. 歌舞

  噶玛兰族的歌谣在兰阳平原时,有噶玛兰与哆囉美远两大风格;到达花莲平原后因与阿美族人接触频繁,进而吸收了阿美曲风;部分也有日本东洋曲风与汉语流行曲风的加入。噶玛兰族歌谣按照功能,可略分为仪式性歌谣、休閒工作与社会歌谣三类。


◎ 仪式性歌谣主要为巫师替人治病时所吟唱的歌谣,祭师进行隆重且重大的少女治病仪式称为kizais,整个过程包含一套仪式歌曲,用来召唤祖灵、治疗与送灵。这些歌曲包含〈呼唤祖灵之歌〉、〈取灵丝〉、〈作法〉、〈病癒〉、〈敬拜神灵〉、〈送走神灵〉,主要风格属于有节形式风格,缓慢重複的曲调中,专注诵唱具意义的咒语词句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◎ 休閒工作歌谣工作休閒歌谣包含工作、休閒时唱的歌曲,有〈庆丰年〉、〈摇篮歌〉、〈打仗〉、〈庆功会歌〉等这些古老噶玛兰曲风的歌谣;以及以阿美族、东洋曲风为底,加上噶玛兰族语为歌词的即兴歌谣,像是〈怀念故乡〉、〈捕鱼歌〉、〈採野菜〉等。休閒工作歌可以因为歌唱对象、场合的改变,加上演唱者的心情而有各种即兴变化,主要风格是吟咏转折丰富的前倚音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◎ 社会歌谣 歌谣的传唱经常伴随着舞蹈 社会歌谣常引用阿美族曲、日本曲或新创曲,搭配噶玛兰族语的歌词,用以抒发感情、激励族人,或表现时代精神。民国73、78 年(1984、1989)花莲新社的族人返回宜兰探访老部落,把阿美族歌曲改编成〈祖先的部落〉、〈回宜兰〉;将日本歌曲改编成〈欢迎歌〉、〈恋歌〉、〈离开故乡〉;也有重新创作的现代民歌,像是由潘金荣先生所做的〈咱们噶玛兰人要起来〉,其因具激励噶玛兰人认同族群文化的元素,而成为民族歌谣的代表。社会歌谣由于吸收不同民族/时代的曲风,并以歌词表述生活事件与社会议题,因此成为具有时代意义的歌谣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祖先的规范

1. 母系婚姻传统的噶玛兰族社会属于母系社会,男性于成年结婚后随同妻子居住,并以家中女性长者为尊。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花莲地区的噶玛兰族人,仍以民族内的通婚为主,民国60 年代(1970 年代)开始后,与其他民族之间的通婚比例逐渐增加。


 2. 部落组织噶玛兰族中年以上的男性称为长老,由长老共同决定部落内重要公众事务,并由头目担任召集人,也负责对外联繫与执行。长老制度肩负部落内外沟通、联繫的任务,像是文化传承、祭典举行,以及行政部门与部落之间的公共议题协商等,都是由长老们与头目共同讨论后决定。


3. 年龄阶级年龄阶级制度是维繫部落的重要力量,按照年龄分为不同阶级,负责统筹规划与执行部落各项事务。像是在新社部落的男性族人,早期会依照年龄阶级进行插秧、除草、收割等农务分工;目前在丰年祭典办理时,各年龄阶级也负责祭典中的各项准备与执行工作;平时则以劳务分工、部落服务为主要精神,除分为老年、青年之外,也加入妇女组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风俗民情

  噶玛兰族人相信万物有灵的观念,并在灵魂的观念中分为善灵、恶灵与自然灵。噶玛兰族人万物有灵的观念发展出产业祭典、祭祖仪式(palilin)以及宗教医疗,这些仪式都由祭师(metiyu)主持进行。十九世纪末期,长老教会的马偕传教士,一面在北部行医,一面进行传教工作,当中多次深入噶玛兰族部落治病、传教。噶玛兰族人被马偕牧师的真诚热情感动,除改信基督宗教外,还以马偕的「偕」为姓氏,感念其奉献精神。二十世纪开始到现在,族人也因为天主教传教,以及长年与汉族从事渔业活动的关係,使得族人的信仰呈现多元宗教并存的现象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 1. 海祭(sepaw tu lazing)

  在海边祭祀祖灵的〈海祭〉仪式 春夏之间噶玛兰族人会进行海祭。进行海祭的时间各部落不一,新社约在3、4 月飞鱼季前;樟原、大峰峰部落约在7 月;立德部落则是在8 月丰年祭典前。海祭当天上午,长老会在海边祭祀祖灵,以猪心、猪肝、里肌肉献祭给海中之灵与祖灵。青年男子则带着渔具跟竹筏,在大海中捕抓鱼虾,上岸后在岸边将猪肉、鱼虾与野菜烹煮,与族人共食后完成祭典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2. 丰年祭典(gataban)

  gataban 属于农业祭典,用意是感谢上苍、神灵与祖灵保佑一年来农作顺利与丰收的庆典。以新社部落为例,近几年来举行的时间为8 月中旬以前。祭典前,头目会开会讨论日期、期程与年龄阶级工作;祭典进行时族人盛装出席,祭司则穿着全黑的衣服,开始后青壮年人与妇女围绕长老者欢乐唱歌与跳舞。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

3. 祭祖仪式(palilin)

  祭祖 噶玛兰族人的神灵观念中,祖灵具有很重要的地位,palilin 是新年前夕全家团圆祭拜祖先的仪式,旨在祈求来年顺利。祭祖仪式上分为Kavalan 人跟Dopuwan 人的仪式,在使用的祭品与仪式开放性上各有不同之处。 Kavalan palilin 在接近新年的农曆12 月底前举行,当天晚上由长者招请祖灵后,使用红酒、白酒、年糕等祭品,由家人轮流祭祀。 Dopuwan palilin 的祭祖仪式则相对具有私密性,属于家族内部的仪式,在农曆12 月底前举行。仪式由女性长者在当天上午进行,先将家庭对外的大门关起,仪式过程的祭品除了红酒、白酒、糯米饭外,还有公鸡内脏。祭祖过程是由长者带领家人轮流招请祖灵,将祭品公鸡内脏─胃、肝、心,一件一件放于香蕉叶上进行祭祀,仪式完成后,就将祭品移动至厅门樑柱上。上述两个族群虽然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融合为噶玛兰族,但每当除夕前进行祭祖,两个族群所举办的仪式在在显示出噶玛兰族人内部通婚溷血的情形,至今日,族人仍可靠着仪式痕迹辨识出族群的来源。


中华农业共同市场